2007 赴貴州希望工程 參訪記要

撰稿人:秘書長 唐崇義 10月31日2007年 美國康德基金會 參訪人員: 創辦人:王立薇女士, 執行長:王立禮博士, 秘書長:唐崇義女士, 董事長:耿興民先生, 董事:王立統先生, 董事:耿廣明先生。 1. 安順市 入光希望學校 2007年10月16日,美國康德基金會創辦人王立薇女士,偕董事長耿興民先生、董事王立統、耿廣明及執行長王立禮、秘書長唐崇義等一行6人,由深圳市搭乘深圳航空班機,於上午11:30分抵達貴州省省會貴陽市。貴州省青少年發展基金會陳保國副秘書長及楊熠副主任親來接機,隨後大夥即登上21人座小巴,沿高速公路直奔安順市,抵達後由共青團安順市委陳天一書記設午宴款待,餐後隨即參訪座落在安順市九屯區打紙村的入光希望小學。 入光希望小學目前已改稱“入光希望學校”,現係以中學生就讀為主,計劃容納15班,目前仍有4班學生在外租用民間房舍就讀,入光希望學校基本上已具備初級中學規模,除美國康德基金會前所捐建的一棟4層樓的教學樓外,校方並已另建妥學生宿舍一棟,目前正在興建另一幢綜合大樓,待該大樓建成後,全校預計將來共可招收2000名中學生。 而原有之小學生500餘人,卻仍又回到原校舊址上課,5個小朋友們擠在原本2人用的課桌凳裏,每間教室中都塞進80~100名小學生上課,使遠道來訪、身為希望小學捐方的我們,心頭當然非常錯愕與費解,小學部分舊址現場之情況,看來實在令人心酸,在聽取完地方領導報告及參觀中、小學兩種對比鮮明的新舊校舍後,我們即刻返回貴陽市,入住麗豪酒店時已是下午6點半了。 稍事梳洗後,美國康德基金會一行6人,下樓參加貴州省蒙啟良副省長在酒店二樓所設的歡迎晚宴,席前由美國康德基金會執行長王立禮博士,向蒙啟良副省長匯報有關美國康德基金會,在貴州省歷年來捐助學校、學生等相關之重要事蹟,餐會期間雙方交流頻繁,可謂賓主盡歡,晚宴於晚間10時左右結束。 2. 大方縣 大山康德希望小學 10月17日早上7:30分,一行6人在貴州省青少年發展基金會陳保國副秘書長及楊熠副主任的陪同下,乘小巴由貴陽市起程前往大方縣,一路上細雨霏霏,沿路附近山上的梯田已秋收了。一紮紮的稻草束佇立在梯田上,又是另一番蒼黃的田園秋收景緻。 歷時3小時車程後,抵達了大方縣城,大家再分別換乘大方縣準備的4輛吉普車上山,從此道路變為碎石泥土山路,一路巔簸上山,泥漿四濺,各個吉甫車全都成了泥車一台。經過了3個多小時的山路繞行,終於在下午1時許抵達大山鄉政府,一行人在鄉政府食堂簡單用餐後,隨即在下午2點多鐘,抵達大山鄉解放村的“大山康德希望小學”。 學生200餘人早在泥濘的大門口外,冒著紛飛的細雨列隊歡迎,車隊一行在歡迎人羣隊伍前停妥後,我們一行人也踩著泥濘路,一腳高、一腳低的走過長長的隊伍,進入學校。大山康德希望小學只有1-5年級、共計230名學生上課,6年級學生則需去鄉裡中心小學上課。 學校老師的編制是6名,但至今全校只有4名教師到課,其中3名還是代課老師,由於客觀條件太差,可看出學校目前師資明顯不足,教室的課桌椅也都是破舊不堪、勉強使用。康德基金會董事長當下承諾捐贈150套課桌椅給大山康德希望小學,每套價格約100元,共計15,000元。 大山鄉領導另提及大山鄉偏遠的新壩村,尚有200餘名學生目前還是在租用的民房上課,也急需一所希望小學,康德基金會董事長當場允諾將為新壩村新捐建一所希望小學,並將其列入2008年度康德基金會的希望工程捐助計劃預算之內。 康德基金會創辦人一行也特別訪視了附近二家貧苦農家,與村民們閒話家常,了解民眾平日生活情況,並當場致贈該兩戶人家各200元紅包,改善一下孩子的飲食營養。 下午4時許,大夥再度登上吉甫車,前往大方縣百納社區的另一所“大元康德希望小學”舊址參訪。 3. 大方縣 大元康德希望小學 由於我們抵達百納社區時已是下午6時許,天已近黑了,我們一路摸著黑,走著田埂小路到達舊校,部份學生仍留在原學校歡迎我們,舊教室沒有裝置燈具設備,是點著蠟燭來照明,我們就在昏暗閃爍的燭光搖影中,與地方領導和學生們在田地中央的校園空地交流一番,這可能是全世界唯一一所沒有圍牆的農村小學吧! 在感慨萬千和依依不捨的心情下,黑沉夜幕中,我們踩在泥濘難行的田埂上,各人摸黑尋找原來搭乘的吉普車,終於辭別了熱情的師生們,隨即登上歸途,經2個小時的山路急駛,總算在晚間9時回到大方縣城區。 大方縣組織部長特別設宴為我們解飢,我們每個人踩著一雙爛泥的鞋子,在酒店光潔的地磚上走過時,給酒店帶來一陣陣側目斜視的眼光。用過晚餐後已是10點多了,我們又乘坐來時的小巴返回貴陽,夜晚回程這段高速公路平穩行進的感受,對照著白天顛簸的碎石泥濘山路,使陷入疲憊沉睡的我們,彷彿重回天堂般的舒適和享受,到酒店時已超過午夜12時,再把我們那走過泥濘小路的鞋子擦洗回復原貌,已是凌晨1點了,為了明天以後繼續的參訪行程,全身再怎麼酸痛,也必須去上床睡覺了。 4. 施秉縣 仲華希望小學 10月18日早上8時,由貴陽市出發,乘坐小巴經過2小時的高速公路和3小時的柏油山路,於中午1時20分抵達黔東南施秉縣的“仲華希望小學”,縣裡四大領導班子全部都在縣界接待我們,我們先在學校附近的一個農家餐廳“農家樂”吃酸湯魚火鍋午餐,建築新穎、田園風格的大餐廳裏,坐的卻是當地標準習慣的小矮凳,這對來自美國首次參訪貴州的4位來賓,肯定是人生難得的初次體驗。 餐後走路即可到達學校,學校建在兩條幹道包夾的一片稻田中,是去黔東南漂流泛舟的必經之地,我們迎著陽光,兩頰徐徐吹來的清風含著稻香,大夥向學校一路走去,那種午後時光恬淡輕鬆的感覺,真是愉快美好! 校方除了動員全校師生在校門、校園歡迎我們外,也在教室辦了一個座談會,有3個小小的少數民族學生代表和全校14位老師參加。美國康德基金會創辦人在會中當場發放上學期8400元的教師獎教金,由新任黃校長代表接受,“教師獎教金”制度是仲華希望小學自2001年創校以來,美國康德基金會一直贊助支持的一個傳統制度,施秉縣教育局長說,由於教師獎教金制度長期實施的影響,仲華小學已是施秉縣老師心目中最嚮往的一所學校,老師的素質也最高,原校長蔣爾震領導有方,目前學生入學率已達百分之百。 新任黃校長在會中表示:目前老師的辦公室不得已還在使用尚未拆除的舊教室,遠距離的住校生宿舍也不夠用。美國康德基金會董事長當場表達:請學校對此兩項需求報個綜合計劃案及預算,送交省青基會審核,並表示:仲華希望小學是康德基金會在中國大陸捐贈的第1所希望小學,“仲華”兩字又是康德基金會創辦人父親的名字,康德基金會對仲華希望小學是有充分感情的,對仲華希望小學的合理要求,也肯定是會優先考慮支持的。會後我們隨即再驅車前往馬號鄉的“金陽希望小學”參訪。 5. 施秉縣 金陽希望小學 經過1個多小時的山路繞行,我們於下午4點多到了施秉縣馬號鄉的“金陽希望小學”。全體老師學生們均穿著苗族的民族服飾,沿路盛大歡呼迎賓,我們喝了牛角杯盛裝的進門米酒,掛戴了五彩繩繫綁的幸運紅蛋,在學生們一路持續、熱情、宏亮的歡迎聲中,終於進了學校。 學校座落在河邊的山丘台地上,視野開闊壯觀,風景山水宜人,建築新穎宏偉。我們辛苦參訪的心情因而變得特別欣慰愉快,感覺更是格外興奮高漲。 在座談會中,康德基金會董事長提及:他本人是康德基金會創辦6年以來第一次來貴州訪視希望工程,金陽希望小學更是這次參訪5所希望小學中最好的一所,看到學生活潑大方,老師教導有方,對省青基會的認真督導,使得我們捐建的金陽希望小學,能成為這麼一個良好的教育示範基地,表示由衷地感動與感謝。 會中楊校長對金陽希望小學的歷年教學成果作了充份的報告,最後提及三點: 學校課桌椅已過份老舊, 校門外現正計畫建一勞動實驗基地,需人民幣3.5萬元,現校方只籌措到1萬元,還有2.5萬元沒有著落, 宿舍及餐廳是用舊建築改造湊合著用的,也急需建造一所新建築。 康德基金會創辦人當場允諾: 同意捐贈新購課桌椅費用15,000元,計可購入100~150套課桌椅。 同意補足建設校外勞動實驗基地尚缺的2.5萬元建設經費. 至於宿舍及餐廳的建築,若以一平方米造價500元計算,500平方米建築,共計需25萬元,康德基金會願捐贈一半費用,即:13萬元,另12萬元請縣裏相關單位籌足配套款,應該由大家的共同努力來完成這個項目。 康德基金會對金陽希望小學此次參訪中現場同意的總捐助款,合計已達17萬元,是本基金會歷次參訪希望小學過程中捐助金額最高的一次。 施秉縣組織部蘭政英部長和分管財務的陳開平副縣長見狀十分感動,於是當場表態:縣裏決定同意編列金陽希望小學此一項目12萬元之配套款,以共同支持屬施秉縣的金陽希望小學,將來能更上一個台階。 康德基金會一行人,帶著金陽希望小學滿滿的祝福,離開了令人十分滿意的黔東南施秉縣希望小學參訪之旅,趕向下一站—黔東南自治州的首府凱里縣。…

Read More

2005 貴州湖南希望工程參訪錄

參訪日期:2005年9月5~12日 紀錄:唐崇義 2005-09-28 (一) 貴州 2005年9月5日,美國康德基金會一行5人開始參訪貴州希望工程,9月5日至8日,4天之內我們參訪了貴州、黔東南和黔東的康達、龍華、靜貞、康德等4所希望小學。每天平均要坐8個小時以上的車程,沿河路況尚好時,九拐十八彎彎得你頭暈腦漲、膽颤心驚;盤山路況不好時,巔來晃去,晃得你七荤八素、渾身是沙。 但是唯一相同的是窗外美麗的梯田,順著梯田往上看,你可以看到站在群山頂端的學校,巍然佇立;順著梯田往遠看,你可以看見群山之中最好的一棟建築,睥睨全村,那就是代表村民未來遠景希望的象徵—希望小學。 在這裡生活的少數民族,大部分仍穿著傳統服飾,梳著傳統的髮髻,未曾剪過的長髮,用一隻梳子高高的盤立在頭頂上。人們提著裝豬仔的竹簍,背著裝青菜雜糧的竹籃在趕市集,這一幕幕就像是電影場景般的覺得有些不真實,但卻是他們真真實實的生活現況。在21世紀的今天,對這種生活,你要改善還是要保留?不禁令人迷惑! 每當一所新的希望小學建成時,政府會把附近村子原來的幾所村辦小學的學生,集中合併到希望小學來上課。住的較遠的孩子就安排住在學校,自己帶了爐子、每周回家帶米、土豆(馬鈴薯),早上起來煮一鍋飯配一鍋土豆,就可吃上一天。讀書對他們是這麼的艱難!反觀都市和平地的孩子上下學,卻又是如此的輕鬆自然,真令人不勝唏噓啊! (二) 湖南 9月10~12三天,康德基金會二人在湖南省的湘西自治州,繼續此行希望工程的參訪工作,9月10日在鳳凰縣會見了康德基金會捐助的初二苗族女生龍元英,當天下午轉赴張家界市。 9月11日和12日,我們由張家界市出發,分別拜訪永順縣廣宜希望小學和桑植縣的志敏希望小學。湖南湘西一帶,一般省道、縣道都比貴州明顯好得很多,但山區山路的路況則更差了,一路上山都是Off Road,每天回來後,晚上躺在床上就起不來了。 湖南省是魚米之鄉,湘西自治州是湖南最貧困的地區,但湖南並非全境是山,還有平原、河、湖等廣大的富饒之地,這與全境為山、擺脫不了大山限制的貴州並不相同。故湖南人在反思一個問題:明明可以到平地或都市工作生存,為何要死守大山?這些窮山老林根本沒有經濟生產的價值,住在山裡的人不過是勉強養活自己而已(甚至連自己都養活不了)!政府花幾百萬、幾千萬去修這麼一條毫無意義的山路,不如設法用教育的方法提昇山區人民的能力和素質,使他們有能力走出大山,否則任由人民隨意到山裡濫墾濫伐,還要在後面跟著修路、搞水土保持,這應該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辦法。 因此湖南省青少年基金會從2004年起,對湖南省希望工程就有新的做法,原則上他們要使大山的孩子走出來,一個人出來以後,可以帶動全家走出大山;所以目前深山的村辦學校,已改為只教一至二年級學生(廣宜小學一到四年級學生只有70餘人,志敏小學全校一至二年級包括學前班,更只剩下16個學生,1個教師,堪稱全球最小的小學),三年級以上要學英文、美術、電腦等專業課程,學生必須下山集中到鎮中心小學讀書(以逼使山區村民為子女教育出山,最後達到封山育林、水土保持、環境保育的目的)。 目前湖南省的教育目標是:<九加二>,就是九年義務教育後再教二年的職業教育課來培訓專長,目標是畢業後學生都能找到一份每月人民幣1,000元以上的工作,而非只靠原始勞工力去打工。所以現階段湖南省青基會希望工程推行的重點,不是鼓勵捐方到湖南的深山老林中捐建一所新學校,而是希望把外界的愛心資源,集中放在鎮中心小學的教學樓、宿舍、食堂或電腦、師資等軟體設備上,這比貴州只能困守山區求存的條件好多了,當然湖南的教育理念畢竟還是比貴州先進了一大步。 我們與湖南省青基少年基金會白波副秘書長,在推動教育的方式和理念上相談甚歡,已請其完整地提供湖南省青少年基金會的一些具體計劃和作法,希望2006年時,美國康德基金會能為湖南省的教育工作,提供更為務實和有效的貢獻。

Read More

2003-9-貴州希望工程參訪報告

美國康德基金會 2003年度 貴州省希望工程參訪報告 – 貴州記行 參訪日期:2003年 9月15日~9月18日 參訪人員: 王立禮 (Lee Wang),唐崇義,李瑛琪 (Angela),吳素幸 (Sucin),劉小蓉 (Jane) 記錄: 劉小蓉(Jane) 09/20/2003 康德基金會贊助貴州省希望工程建設已有4年時間,康達公司上下極為熱心,每年均擇期往訪,此次在王總帶領下,率 Angela,Jane,Sucin 及王太太四人,前往貴州省康德基金會2002年及2003年捐助的三所希望小學實地訪查。此行計劃參訪的希望小學名稱: 9月 15日: 亮山希望小學 (貴州省銅仁市) 9月 16日: 炫星希望小學 (貴州省石阡縣) 9月 17日: 立興希望小學 (貴州省銅仁市) 一、 銅仁市亮山希望小學簡介 (2003年捐助) 亮山希望小學位於貴州省銅仁市,學生453人,教師22人。 亮山希望小學於2003年3月修建,由於天氣多雨原因,以致修建受挫,目前尚未完全竣工。 該校原是銅仁市桐木坪鄉一所中心小學,學校涵蓋面大,原有一幢6間的教室,根本達不到這麼高的就學率,加上康德基金會捐建一幢8間的教室大樓後,才使得這所學校設備齊備,解決了附近三個村許多失學孩子的上學問題。 康德基金會捐助了20萬元人民幣建校,並捐贈圖書2套 (書價6,796.40人民幣)。 因新校舍內外墻尚未粉刷,故圖書室尚未整理安置,該校楊校長表示會在短期內將教室粉刷完畢,並成立圖書室、學生活動室等,同時表示學校會將竣工後規劃及教學計劃成果等,及時傳遞給康德基金會,一定不會辜負康德基金會為圖書所付出的辛勤勞動及熱切的期望。 我們一行於9/15日下午4點前往亮山希望小學,受到了貴州省青少年發展基金會的代表 (楊再春祕書長及陳保國主任)、銅仁市委、 縣團委、 市政府領導及羅先敏副市長、 亮山小學全體教師及學生的熱忱歡迎。 在亮山小學竣工典禮上,學生們為我們帶上了紅領巾,教師們為我們獻上了鮮花; 此行,我們也帶來了從台灣帶來的寫字墊板及一套深圳購買的繪畫彩筆,作為送給孩子們的禮物; 王總及貴州省各級領導還有教師們都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講話; 整個會場氣氛熱烈,王總特別提出: “亮山” 就是 “照亮大山” 之意,就是期望亮山的愛心光芒,照亮了整個大山孩子們的心。 二、…

Read More

2005-09 參訪貴州希望工程 行程表

美國康德基金會 赴貴州參訪希望工程 行程表 修正日期:2005年9月20日 日 期 時 間 行 程 活動內容 住宿 第一天 09:20-11:20 深圳—貴陽 ZH9895航班09:20起飛(深圳機場B樓), 丹寨 09/05 11:20到達貴陽機場,鄧秘書長及陳主任等接機 交通賓館 (星期一) 12:00-13:00 鄧秘書長設宴,被助女大學生李玲玲出席午宴 13:00-16:00 貴陽—丹寨 乘汽車 16:30-17:40 與丹寨縣領導(肖書記、張副縣長、馬局長)及受助小學生2名代表座談,會後晚宴 第二天 07:30-09:30 丹寨—排調鎮 乘汽車上山 從江郵電賓館 09/06 09:40-10:40 參訪丹寨縣排調鎮方勝村 康達希望小學 (星期二) 11:00-12:00 學校山上民家飯館 中餐 12:00-15:00 排調鎮—丹寨 乘汽車下山 15:00-19:30 丹寨—從江 乘汽車沿河行,抵達後從江縣副縣長 設晚宴 第三天 08:00-09:20 從江—卡翁村 乘汽車上山 錦屏 09/07 09:20-10:00…

Read More

2001-06-貴州行報告 Ava

撰寫人:AVA 2001/6/14 (一) 貴州,每每人們提起,便總是兩個字總結:真窮! 窮,則思變,而教育,便是改善生活,提昇人們素質,擺脫貧困的最佳方法,可是貴州因為經濟基礎太薄弱,教育資金十分的不樂觀,許多較偏遠地區因沒有教育資金組建或翻修校舍,致使許多危舊校舍已是破爛不堪,危在旦夕,甚至許多村寨根本沒有學校。因為貧困,目前仍有成千上萬的適齡兒童,只能在校外徘徊或中途輟學,哪怕是破爛不堪的學校,也成了他們可望而不可及的天堂。 自1990年貴州省實施了“希望工程”以來,已得到不少海內外社會各界援助,而JIMWAY至目前已捐建了三所希望小學,分別是六枝特區平寨鎮的興民希望小學、紫雲縣火花鄉的繼文希望小學、以及施秉縣的仲華希望小學,而JIMWAY公司內部部份人員也是慷慨解囊,奉獻愛心,也分別捐助了53位貴州失學小朋友(其中有7位小朋友受助於HD客人),使他們重返校園。 (二) 貴州行之目的 為了確保所捐出的款一分一毫皆用在希望工程建設事宜上,並考慮JAMES可能在7月份要去貴州訪查,王總決定先親赴貴州勘察,公司同行的有AVA、SUCIN、ANGELA三人(王太太亦隨行),但由於時間關係,我們決定只走訪六枝特區平寨鎮的興民希望小學及紫雲縣火花鄉的繼文希望小學,我們隨行還攜帶了給這兩所小學的學生的小禮物。 6月10日上午11點30分,飛機抵達貴州省府貴陽,貴州省青基會(省青少年發展基金會)秘書長楊再春先生、青基會主任陳保國先生(貴州行整個行程均由陳保國先生陪同)及六枝特區委員會六枝特區希望工程領導小組辦公室書記陳松熱情接待了我們,並由六枝特區派出專車將我們由貴陽接往六枝。 “天無三日晴,地無三里平”正是貴州氣候、環境的寫照,在我們抵達貴州之前,貴州己持續了好幾天的陣雨天,陳保國先生在我們前往之前特意查問了貴州氣象台,氣象台的回答是接下來幾天均以陣雨為主,可是當我們抵達時,已是雨過天晴,陪同我們的人員均表示這是貴人行善天也助。前往六枝特區的路上,我們沿途在觀賞貴州風光的同時,不繼思考其盛衰的因由。經瞭解,貴州之窮,除了天氣壞,土壤貧瘠外,交通設施的不足也是主因。 經過三個小時的車程,到達六枝特區時,已是傍晚時分,由六枝特區副區長鄭學群及陳松書記等人陪同我們共進晚餐,飯席上,鄭副區長等人在對我們的捐助表示了感謝外,同時也向我們介紹了當地青基會之工作和成績,以及當地教育事業目前面對的種種因難。飯後我們被安頓在該區迎賓館,據稱這是該區最好的賓館,但實際這只是六枝特區礦職工招待所(條件設施均較差,標準房每夜RMB100)。 (三) 興民小學概況 第二天約九點鐘,我們要前往平寨鎮東風村的興民希望小學,陪同的人有陳保國、陳鬆,、平寨鎮基青會周書記等。由於要翻山越嶺,道路崎嶇不平,政府讓我們改坐當地越野車—北京吉普和旅行車(共兩輛)。從平寨鎮所走的路,還算平坦,走出鎮后,車便開始顛簸,繼而上山的更是崎嶇險阻的石頭路,遇到較危險或由於路面太陡車子無法載著我們爬行時,我們只好下車攀走,而有的路段必需要人”幫忙”才能通過,王總主動參加了推車的行列(我們女生則因天生力氣太弱而被排除在外),路面上因之前下雨積下的泥水毫不留情濺到他們身上,但最終車子還是被“抬”過險阻地帶,然後載著我們繼續向前攀行。 一路上放眼望去,盡收眼底的全是石頭,平寨鎮乃至整個六枝,所有的山因土質少,很少綠色植物,而有的山幾乎就是光禿禿的石頭山,甚至許多村民的田地也被石頭佔了部份面積,村民們只好充分利用所有土質,只要有土的地方,哪怕是石頭縫里均種上了莊稼。 終於,車子攀到了山頂,下了車,放眼望去,山連著山,川連著川,重重疊疊,美不勝收,真可謂是山清水秀。 可在當地居民眼中,這所謂的清山秀水,實際卻是窮山惡水,接下來開始下山的路,是人走出來的窄行小道,已不再能擺下車子,我們只好棄車徒行。沿途上,我們看到了一條剛開出的新路,周書記告訴我們,那是村民們為了將建校材料運下山而特意幵出的路。 到了興民小學校址,興民小學計劃為三層樓,共七間教室,分別安排1~6年級以及學前班。校舍面積約佔560平方米,地勢較高,環境優美,學校倚靠著一座高山,而前面是一座筆架山,當地人覺得山名吉祥而對此學校寄予厚望,希望從這所學校培養出人才。 學校周邊村寨如東風村、嘎細村、校面村、以及附近的新堯鄉的一個村寨的小朋友均到這兒就讀。由於交通不方便,建校的進度較慢(且今天停電而無法施工),目前只完成了第一層。這里因為石頭多,也給建校帶來了方便,村民們就地取材,將山上現有的石頭用碎石機碾碎后直接制成石磚,如此可將購買磚頭的錢挪用到別處。 在興民小學,我們看到了此校的王校長,王校長因為小時候撿煤渣時,不幸被火車輾斷了右腿(從高位輾斷),但校長就憑著一條腿,早已走遍了這兒的山山水水。平寨鎮周書記及陳伀告訴我們,每一次鎮上開大小會,校長均拄著拐杖提前到會,無論刮風或下雨,從不遲到一分鐘,他憑的實際是他頑強的毅力和堅定的信念,從他身上,讓我們感受到了一個動人的故事。 接著我們到了東風村原來的舊學校,尚未走近學校,已見兩排小朋友,領掛經領巾,夾道鼓掌”歡迎歡迎,熱烈歡迎,感謝感謝,衷心感謝”,感覺自己像個大人物般地,走近小朋友,但見那些衣不蔽體的小朋友們那真摯的笑容里,似乎還在傾訴著悲情,卻讓人感到戚然。 走近舊學校的辦公室,辦公室非常簡陋,只有幾張破舊的課桌和幾張方木凳,牆上掛著幾個陳舊的簡單的教具,村長書記幹部也一同到了學校,辦公室頓時間被擠得有些水泄不通,由於凳子太少,有的人只好坐到了課桌上。我們簡單地開了個坐談會,會議中我們了解到,這所學校有六位教師,其中兩位是當地人,而另外四位則是外地分配至此的(貴州省其他縣人),學校一直施行國語教育,會議中我們還了解到,目前新建學校資金尚欠缺,教學配套設施較難達到,王總瞭解了各方面事宜後,當即表示屇時會提供150套課桌椅(每套計人民幣90元,共計人民幣13,500。00元)。 平寨鎮周書記也隨之拍板,屇時衛生設施方面的資金由鎮政府想法解決,村書記表示學校活動場所的地面平整由村裡負責。 會議結東後,我們仔細參觀了舊學校的每間教室,這所學校早已破舊不堪,門早已不存在,難以避風擋雨,且因為地勢低,每逢下雨,學校便隨時會被水浸。教室內三人一個桌子,由於沒有燈,教室光線很暗,小朋友蹲坐著趴在”桌子”上上課,都只為了多學幾個字,多懂些文化,為自己、為家人日后多掙一片藍天。見到我們參觀教室,正在上課的孩子均起立向我們致敬,而有的孩子不願站直,彎著身子,因為他們衣不蔽體,不好意思向我們展露。 終於,帶著無限的感慨,我們要告別這兒的學校與老師了,村書記、校長及村幹部都執意要送我們,而有的教師因上課無法相送,臨別時,我們看見,有位女教師已在落淚,那是被感動的淚花。 返回平寨鎮,在一家普通餐館吃了午飯,我們便又匆匆上路,陳保國等人安排我們下午就近游覽天星橋及黃果樹大瀑布,天星橋的景色別有洞天,非常怡人,而黃果樹瀑布之氣勢更是無比壯觀。黃果樹瀑布寬81米,高68米,瀑布入水處水深28米。由於正逢雨季,水流量非常大,更是讓我們瞭解”了“飛流直下三千尺”之磅礡氣勢,讓人流連忘返。因需兼程趕路,整個黃果樹瀑佈我們只花了40分鐘就欣賞完畢(包括上下山時間)。 (四) 繼文小學概況 紫雲縣派出的車子早已等在了黃果樹賓館,同來的有紫雲縣縣委副書記—郭順詳,以及一位村幹部。在黃果樹賓館,六枝特區與紫雲縣將我們作了”交接”,告別了陳松書記及平寨鎮領導,我們便向紫雲縣出發。 到達紫雲縣時,已是晚上九點半鐘,紫雲縣母副縣長(姓母)一直在縣招待所等候我們(後來才得知母副縣長是帶病在身),安頓好住處後(入住縣招待所,又名鬆山賓館,標準房每夜RMB80),母副縣長、郭副書記、教育局鄭局長、縣常務副縣長顯和,以及縣團組織幹部與我們共進晚餐。 到貴州的第三天,即06/12,貴州所謂的”天無三日晴”,果不其然,今天又是個陰雨天氣,且雨似乎越下越大,我們想,這並不是老天不助我們,老天只是在考驗我們,今天我們計劃要去火花鄉懂桑村的繼文小學,縣領導均在擔心,因為要到繼文小學,要淌過兩條小河,每逢下雨,河水勢必暴漲,車子較難過去,如果步行,就憑我們幾位長期生活大都市里的人的腳力,來回各三個小時都未必能走完(昨天在遊覽天星橋時,陳保國先生已得到此通知)。 但因我們的心意已決,最終縣領導便不再勸阻,由副書記及鄭局長等人陪同我們下鄉,與昨天一樣,我們坐著兩輛北京吉普開往火花鄉。 一路上非常明顯地看出,這兒的山與六枝特區的山有很大的區別,六枝特區的山以石頭居多,較多數較為俊秀,很有些桂林之石林的味道(只是少了桂林的水),而紫雲縣的山較為粗獷,土質層較多,所以山是綠的。 一路歌聲一路搖的,我們來到了火花鄉,在火花鄉民族學校,我們見到了鄉裡教輔站曹站長,曹站長是本地布依族人,他向我們簡單介紹了繼文小學的概況,由於雨越下越大,站長等鄉鎮政府領導均為我們的安全著想,希望我們放棄去繼文小學的計劃,但經我們的堅持,他們只得同意我們前行,為我們找來了雨鞋,並陪同我們一道去,同時表示,雖然危險,但車子仍載我們去,能載多遠載多遠,而我們能走到哪算哪。 紫雲縣山路石頭較少,逢雨便成了“泥水”路,更有的路已經開始塌坊,有的路段僅剩二分之一的路面(就這二分之一的路面,似乎也隨時有塌坊的可能),車子只好緊緊挨著路另一邊的山壁,走走停停(因為車子常陷深泥中打滑)地緩緩向前行駛,終於,車子無法再往前了,我們便開始步行(幸好,兩位駕駛員憑著過硬的開車技術,把我們送到了離繼文小學較近的位置)。 大雨霪霪的大山裡,更顯寧靜,由於泥濘路滑,道路窄,我們小心翼翼地尋找可以讓我們的腳輕鬆出入的路面,才能安然地踏出,才能站穩,何謂舉步為艱,終於有所體會。 蓮步蹣跚地,我們終於到了繼文小學,只見一群小學生早已等候在尚未裝修完成的新校的樓梯口間,他們的衣服早已被雨水打濕,原來他們原校址並不在這兒(他們分別來自三所不同的小學,政府為了集中資金建造小學,屆時繼文小學開學後,這三所小學的學生均集中在此就讀),他們是在前一天接到通知,特意換上自己算是最新的民族服裝到此等候,他們多數為佈依族人,均身著佈依族服飾,也許這兒的山離鎮太遠太遍,這些大山裡的孩子都很靦腆,不敢與我們言笑,他們都非常認真地站著,一動不動地望著我們,眼睛裡,寫滿了企盼,寫滿了希望,望著這群孩子,我們暗自慶幸,幸虧還是來了,如若不然,因為信息不通這些孩子在這大雨裡將等到何時?又是何等的失望! 兩層樓的繼文小學主體結構已經完成,學校地勢較高,遠遠望去,像建造在一大平台上,學校被一條小河環繞(排水較為通暢),學校倚靠著的是一座有五個山頭的大山,當地人吉祥地稱之為“五鳳朝陽”。 其中一山頭又稱之為“奶頭山”,當地政府及居民希望在這裡能更好地哺育下一代,有山有水,真可謂是“依山傍水”,學校前面放眼望去,遠處重重疊疊的大山猶如一副完美的國畫,一個屏障,而這重重疊疊的大山中間,透過一個較大的山口,這山口正對著學校的中軸位置,縣政府和地方人是何等的用心良苦,他們希望這些孩子都能吸取更多知識,走出這窮山僻壤。 與孩子們留下了珍貴的合影後,又該告別了,孩子們仍然一動不動站著,眼睛一眨不眨地望著我們,終於,有個孩子笑了,終於,所有的孩子都笑了,笑得那麼天真,那麼無邪,走出學校,許多孩子都情不自禁地尾隨相送,他們幾乎沒有什麼像樣的雨具,有的孩子三兩個的共持一把雨傘,有的孩子頂著一小塊塑料布,而有的孩子根本什麼也沒有,只用塑料布包裹著自己的書本。孩子們開始主動接近我們,與我們攀談,“我叫小冬,上二年級:,我叫小五,上一年級”。雨更大了,我們離學校也更遠了,回頭望去,雨中的繼文學校宛如座落在一幅水畫中。 吉普車仍在雨中等候我們,上了車,我們的即將離開似乎已震撼了孩子們的心,孩子們主動上前與我們握手,握了一遍又一遍,在車子起動的一霎,那位叫小冬的孩子哭了,所有的孩子都紅了眼睛,分不清是雨還是淚的小臉上,滿是不舍,車子己經開始離去,而那些仍在相送的孩子,還在不停地揮動著他們的小手,追趕著我們的車子,讓我們不禁為之動容。這些孩子,原本該幸福地享受童年,可是現在,因為貧困,他們隨時都面臨著輟學的危機。 回到火花鄉民族小學,吃飯前我們與陪同的各級領導開了個座談會,瞭解繼文學校的建校的尾聲工作,郭書記表示,學校目前最為欠缺的是桌椅(至目前為止,學校僅有五、六張桌子,其他全是石條當柱,木板架上當桌、椅的克難桌椅),王總當即表示,再捐贈160套桌椅(共計人民幣14,400.00元),曹站長表示學校活動場地之平整工作由鄉村自行負責,屆時他們會栽種綠色圍牆(當地有種可專門用作柵欄的種植物),會後,我們直接在火花鄉用的午餐,主菜為一盆雞,其他全是四季豆煮水,沾辣椒。 回到了紫雲縣,與縣領導一一道別,我們便返往貴陽,今晚我們入住貴陽市柏頓酒店,(是四星級,由深圳陽光酒店管理)此酒店及貴陽市,看來與內地一般都市並無兩樣,與貴陽整體的窮困似乎搭不上邊。 (五) 息烽縣概況 第四天,即06/13,我們要前往息烽縣,因為JIMWAY和HD捐助了息烽縣30位貧困小朋友,陳保國等人安排了其中5位小朋友與我們座談。與會人員還有息烽縣負責人、團委負責人以及縣教育局長皮世凱,五位小朋友有的是父母雙亡,有的是父親已故,有的是父身殘,其中兩位叫李龍、李虎的小朋友是一對孿生兄弟,已上五年級,他們向我們講述了他們的故事:他們的父親死於車禍,母親棄家而去,他們的房子己被大水沖跑了,目前哥哥李龍借住在別人家,李虎住在伯父家,幫伯父看牛,伯父管他食住,沒有任何經濟來源的他們已是面臨輟學,而我們的幫助使他們重新看到了希望。五位小朋友連連向我們表示,以後一定好好學習,用最優異的成績來報答關心他們、幫助他們的人,決不辜負人們對他們的期望。 會議結束得,熱情的息烽縣領導讓我們品嚐了地方名菜—辣子雞一盤,其他的配菜,也不過是水煮豆、豆腐、涼拌粉皮等簡單食物,陪同我們的還有息烽縣縣委副書記(曾在深圳任職),飯後安排我們就近參觀一所息烽縣城內最大規模的示範希望小學(130萬人民幣所建)-“雲環希望小學”和2.早期國民黨關押共產黨的三大集中營中最大的一所:“息烽縣集中營”,由於時間關係,我們只能走馬觀花,略略參觀(我們要乘坐下午5:00的飛機返回深圳)。 (六) 感 言 終於,我們帶著貴州人衷心的希望和感謝,帶著一個個感人的故事,踏上了返回深圳的航班,回顧過去的幾天,經歷了日晒、雨淋、跋山、涉水,我們已感疲憊,但我們都從內心深處感謝有這樣的機會,讓我們去瞭解、去目睹那些感人故事、去體會何謂貧困,何謂疾苦,耳邊似乎久久回蕩著那首歌:“一雙雙明亮的大眼睛,凝望著古老的山寨,瞭望著新新的世界,多少夢想,多少無奈,渴望溫曖、渴望關懷,多麼想那煦煦春風,把沉重的山門打開,多麼想那潺潺青泉,把幼小的心靈灌溉…”行善,只不過是將自己剩餘的拿去解他人之急,一件平常事而已,雖然一己之力難成大事,但我們希望能有更多幸福的人知道:還有許多許多需要別人關懷的人,在等待著我們伸出援助之手。“涓涓溪水能匯成巨流”,當我們獻出的愛連成片時,便能給那些大山裡的孩子的一片海闊天空。

Read More

貴州希望工程-勘查之行

勘察時間:2001年 6月10日~6月13日 JIMWAY 參與人員:LEE/ANGELA/AVA/SUCIN 紀錄:SUCIN WU 2001/6/14 目前JIMWAY GROUP 各成員及客戶HD的三位BUYER在貴州省內資助希望工程中、小學生就學的有貴陽市、丹寨縣及息烽縣三縣市,另JAMES/IRENE捐助了三個希望小學,分別是六枝特區平寨鎮東風村的“興民希望小學”、紫雲縣火花鄉懂桑村的“繼文希望小學”及施秉縣的“仲華希望小學”。限於時間因素,此行只走訪了最近資助希望工程的息烽縣 及兩個希望小學,分別是興民希望小學及繼文希望小學。 六枝特區興民小學 2001/6/9(日)上午搭乘深圳航空由深圳飛往貴陽機場,中午抵達後,由貴州省希望工程捐助中心的秘書長楊再春先生、希望辦主任陳保國先生及六枝特區希望工程領導小組辦公室的書記陳松先生來接機,並由陳主任全程陪同,由陳書記專車接我們至六枝特區考察興民希望小學。從貴陽機場至六枝特區約3小時的車程(一般速度可在2.5小時即達)。一路上陳主任介紹了有關貴州省各希望小學師資待遇的資料如下: 城鎮教師月薪:約RMB400-500左右(可再加津貼、獎金及超課時數等) 鄉村教師月薪:實習教師 約RMB100左右,初級教師 約RMB200-300左右,中級教師 約RMB400-500左右,高級教師 約RMB500左右。目前貴州省鄉村教師一個月月薪約200-300元左右 (吃住均由教師自行解決,多為當地教師) 經費是由教育部的財政撥款下來給縣政府,再由縣政府分配下來,其分配順序為老幹部、教師、公安、機關幹部,所以教師一般尚可以如期領到薪水。 抵達六枝特區後,由六枝特區的副區長鄭學群女士等人接待我們至特區辦公室,稍將六枝特區的情形跟我們簡介了一番。六枝原是一個產煤礦的工業區,採煤產業落沒後,現以農耕來維持生計。1992年時,六枝特區有約1萬名的失學兒童,歷經了9年的努力,目前六枝特區尚有5千名的失學兒童。 6月10日星期一上午8點,由特區平寨鎮辦公室換搭吉普車及旅行車各一部,前往平寨鎮山上的東風村興民希望小學。由陳主任、特區陳書記、團委書記、平寨鎮委書記、東風村委書記及東風村村長陪同上山。 一路上全是坎坷的石頭路,一路顛顛簸簸的往上爬,即使是吉普車,仍免不了車子打滑的命運,有時需下車步行兼推車,過程十分驚險,山上風景雖然優美,但此時卻沒人有心欣賞,心裡滿是疑問,好天氣路都如此難走,那麼長期天氣不好的此地(天無三日晴),路是多麼坎坷啊!山區的孩子是如何的用兩隻腳走呢? 歷經一小時的心驚膽跳的車程後,車子終於到達無法再前進的區域,接下來我們就得和山裡的孩子一般,靠兩隻腿步行了。 約20分鐘山路後,抵達了東風村興民希望小學的新建校舍所在,新校地佔地2000㎡,校舍佔約560㎡,共建7間教室(1-6年級各一班加學前班一班)未來容納學生約300人,學區含東風村及新窯鄉嘎細村,目前已建了校舍的一層樓,計劃於2001/8/25全部完工,趕在9/1前開學使用,工人們(其實就是村民們)一磚一瓦全是自己製作成的。 在此我們見到了王校長,沒想到王校長只有一隻腿,瞧他柱著拐杖親自監工,親力親為,這裡跑來那裡跑去的,比我們還靈活呢!看了實在令人動容。王校長是在小學時至煤礦場撿煤,不幸被煤礦車碾過腿,從此就失去了一條腿,但他仍努力向上,爭取就學,再回到家鄉執教,教育下一代,在山區已任教10餘年。 看完了興民希望小學新建校舍後,就轉往了東風村現有的舊學校參觀。經過一片寨子區後,在一處低窪地瞧見了兩排羞澀的孩子在等待我們的到來,驚奇的是,王校長也已在隊伍中了,山路難行哪!看到孩子,他們興奮我們也很高興,但一看到舊校舍,我們只有傷心。 七間小小教室(1-6年級各一班及一間教師休息室)有6個班級,6位教師(含王校長),197個孩子,一班3、40個孩子擠在教室3人一排的長板條上上課,一個挨著一個。令我們更訝異的是:教室沒電燈。書記說:這舊學校只能遮雨,沒法避風,大雨來時,必定淹水。終於知道全村村民為何如此感謝外界資助希望小學了,我們在狹窄的教師休息室作了簡單的溝通匯報: 新校舍是由農田保護區改為教育用地,面對著“筆架山”,意味著下一代可出良材。 新校舍尚須平整場地、修路、建廁所、操場、建圍牆,工程款約須RMB3萬元。 決議:廁所由縣政府建造。平整場地、修路、建圍牆由村長發動村民齊力完成。 新教室桌椅沿用舊教室搬長板條式,縣府因平寨鄉有34所學校8千多名學生, 待款項分配下來,時間長且金額少,故急需贊助。LEE鑒於校長殷盼之心情,當場同意贊助課桌椅。即捐助300學生/2人一套=150套桌椅。(每套桌椅RMB75元+山上運費RMB15元,合計RMB90元X150套=RMB13500)(未來開學前由平寨鎮先負責購運及墊支費用,將發票轉交給貴州省希望辦陳主任,我們再憑發票匯款歸墊) 學生學費有無問題?王校長稱:學費處理方式有三措施:減少學費/緩交學費/免交學費三項,故目前學生學費尚無大問題,在本村中尚無失學兒童。 告別可敬的王校長及老師們、揮別可愛可憐的孩子們,含著淚水,帶著無限感動步上回程,當我們看到女老師流下淚水時,也不禁低下頭去拭淚,她為了我們不畏千里來散播愛心而感動,我們卻為她們長期在此付出最真誠的愛而汗顏。 紫雲縣繼文小學 由六枝特區搭車至紫雲縣約需3-4小時的車程,由紫雲縣希望工程縣委書記郭順祥先生來帶領我們進入更偏僻的紫雲縣,紫雲縣母副縣長帶領縣教育局局長鄭和云先生、王副書記等相關單位在縣府等待我們晚餐,我們在晚上近10點才抵達,看到相關人員的等待,倦意也去了大半。 約40分鐘後抵達了火花鄉的苗族/布衣族的民族學校,它是一個9年制的學校(即所謂的帶帽學校),少數民族色彩濃厚,採雙語教學(布衣族話與普通話)。目前也是火花鄉最好的一所中心學校,不過待懂桑村的繼文希望小學蓋好後,繼文希望小學將是火花鄉最漂亮、最好的新地標!(民族學校牆壁為水刷石,繼文希望小學將是貼磁磚)。 火花鄉教輔站的站長曹忠福先生(布衣族人)是負責整個工程進度及監工的人員。他看到這龐大的雨勢,一直勸我們別入山區,因到繼文希望小學需渡過兩條河流,此時河床已要暴漲了,車輛沒法過去,由民族學校出發至繼文希望小學車程約須1小時,步行的話,我們至少需要3個小時,且又都是泥濘路,難怪他們一直都不贊成我們一行前往繼文希望小學。 我們在民族學校內先開了一個簡單匯報: 曹站長:繼文希望小學的前身為懂桑小學,繼文希望小學成立後將涵蓋3村—懂桑村、平寨村及達幫鄉的一村,並將撤掉原有的3個學校,全部集中到繼文希望小學,覆蓋有300多戶的家庭約400多名小朋友(含適齡兒童310人,超齡及不足齡兒童約100多人)可受益。扣除外流人口等,實際就學者為300人。 繼文希望小學的主體工程已完成,現只剩內外觀未完成,工程的全部過程均有照相,因未沖洗出來,故此次沒法將照片帶回。校地本身地勢高、排水通暢、採光明亮、背靠奶頭山(意味輔育人才)、五鳳朝陽(背後多重山嶺),是一塊寶地,在此建校,意義非凡。建築物前面空地規劃為活動場地,將含籃球場、操場、升旗台,建築物後面將規劃為綠地及建廁所。 鄭局長:舊學校有3泥—泥房子、泥檯子、泥孩子。只有2名教師,原校長韋元明校長為民辦教師,且年齡已近60歲。現正申報想改用中師資格的教師來任命新校長,故曹站長建議繼文希望小學校長,從民族學校中挑選一位合格且較年輕的老師來擔任。師資部份以教育局合格的教師為主,教學以普通話為主、布依語為輔,低年級仍採雙語教學。期望能將繼文希望小學成為”希望小學”的示範性學校。 有關4個附屬工程—籃球架、升旗台、操場、廁所,縣府補助了RMB7.8萬元(含整地工程),不足部份,將發動全村捐款,每戶出資應不到RMB20元。並發動全村居民建造”綠色圍牆”—以綠色植物環繞整個學校圍牆,約至肩膀高度,使校園被包圍在綠色植栽內,成為美麗的童話王國。“實事辦好、好事辦實”,以及三感動—“愛心、奉獻、行動”,真正地落實且發揮最大的效益。 LEE:繼文希望小學300多位學生所需的160套桌椅,由我們捐贈。160套X RMB90=RMB14400.(實報實銷,比照興民希望小學之辦法,由貴州省希望辦陳主任監辦) 眼看大雨仍舊下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再不出發就太晚了。因此當下LEE決定要求立即出發至繼文希望小學看看,這才是我們此行的目的。曹站長馬上去買回來數雙新的雨鞋,並告知因天氣實在太糟,車子只能行駛到能行駛的地方,其餘就真的得靠走路了。我們不畏艱難的上路了。 總 結 一路上道路泥濘四溢,別說車難行了,長在都市的我們舉步都難呢!河邊車輛打滑驚險萬分,涉水渡河全靠縣裡派的兩部吉普車,驚心膽跳的停停走走,繞過一個山頭,終在遠處看到了一片明顯突出的建築物,它是如此新穎的佇在那兒,鼓舞著我們繼續向前走。 到達後,真是把我們當場嚇壞了,一群孩子們竟翹首企盼的立在那兒等了我們一上午,問了書記,才知昨日聯絡好要孩子到現場,誰知今日下大雨,因無法再聯絡上(沒一般電話,行動電話亦無訊號,無法接通),因此孩子們仍然一早就來新教室等我們。這時,我們是多麼慶幸我們堅持要走了這一遭,否則孩子們不但苦等下去,知道結果後也將會是多麼的失望哪!一路的艱辛此時已化為烏有了! 含淚告別孩子們,再次步上回程,雨是愈來愈大,路是愈來愈難走,我們還穿著雨鞋呢,那些小朋友全踩著小布鞋一身濕呢! 雨實在太大了,田全被黃水覆蓋,好似一幅幅的小瀑布般,景雖美,可苦了老百姓了,農作物全毀了。河川果真暴漲了,在暴漲的溪水前衡量後,決定闖一闖,司機先生高超的駕駛技術,讓我們安然的回到了民族學校。這趟路程,真是驚心動魄。事後,王總就說了:他真的好擔心我們的安危,大家好似撿回了四條命似的,否則萬一出事,尚不知如何向各人的家人交待! 以上兩所學校,我們均為每位小朋友準備了鉛筆盒/鉛筆/橡皮擦等物,共計300多份,由ANGELA的爸媽認捐。…

Read More

2005-09 貴州行-崎嶇山路獻愛心

—— 2005年貴州希望工程1400公里山區之行 紀實錄 列印-下載 參訪人員: 美國康德基金會 執行長 王立禮 先生 美國康德基金會 秘書長 唐崇義 女士 美國康德基金會 執行副總 李瑛琪 小姐 美國康德基金會 執行秘書 吳素幸 小姐 美國康德基金會 執行副主任 潘 波 小姐 陪同人員: 貴州省青少年發展基金會主任 陳保國 先生 參訪時間: 2005年9月5日 至 9月8日 記錄人: 潘波 2005/09/28 (一) 2005年9月5-6日 丹寨縣 康達希望小學 2005年9月5日一早7:00,康德基金會一行五人,帶著送給大山裡孩子和老師們的禮物及一顆愛心,從深圳機場起程趕往貴州。約中午11時左右到達了貴州首府—貴陽。由貴州省青少年發展基金會的鄧守成秘書長,陳副秘書長及陳保國主任親自接機,並略備午餐,餐會中並見到了王總個人捐助的大學二年級女生李玲玲。餐後由陳保國主任陪同,一起趕往我們此行的第一站——丹寨縣。 車子沿著盤山公路行駛了約4個小時,到達了丹寨縣城,由丹寨縣的領導親自接見,並召開了一個座談會,出席人員有丹寨縣副縣長,團委副書記,人大常委,教育局局長等人,以及我們在2000年第一批捐助的學生中兩名代表:潘澤萍和潘澤麗姐妹。 首先,由丹寨縣領導簡單的介紹了丹寨縣的情況,全縣共有15萬人左右,苗族人口占全縣的75.7%,其中學生占3萬人,共有40所小學,然而雖然有40所小學,但仍有很多失學的兒童等待救助,對於我們的捐資助學,丹寨縣領導表示他們除了感謝仍是感謝! 但同時,教育局局長滿益洲也提出了更深刻的問題,他表示,村裡面最好的房子就是學校,然而雖然有了較好的學習條件,學生的吃住又成了難題。大多數的孩子都距離學校較遠,需要住校的學生很多,這樣一來學生的住宿就成了大問題,而且由於家庭貧困,學生們一週住校所吃的就是白飯加鹹菜,根本得不到任何營養。為了控制學生住校的人數,家裡距離學校路程在1小時之內的學生,學校都盡量不同意住校,距離路程在2小時以上的,學校則想盡辦法安排。故希望我們基金會能由捐資助學的角度轉向扶貧。 對於這些困難,王總表示會親自考查後再做決定。會上,李副總所捐助的兩名學生代表也激動的講了話,如今兩位小姐妹已是初中三年級的學生,家裡的貧困並沒有將這對姐妹花擊倒,而是使她們更堅強了! 隨後我們一行合影留念。 9月6日清晨,我們載著送給學生們的禮物,沿著崎嶇蜿蜒的山路,登上了位於群山頂的排調鎮方勝村的康達希望小學。在村口,村民及學生老師們,用最熱情的苗族禮儀—三道酒,來迎接我們,並點燃了只有在重大節日才鳴放的禮炮! 三道攔路酒都喝過後才走進學校,先映入眼帘的是學校的舊校舍,現在已經改為學校的宿舍及廚房了。我們看見窗戶是沒有玻璃的,只用塑料布釘起來了,裡面是簡單的木板支起來的床,在木造式的廚房裡,有學生們自備用來燒飯的锅。再往前面,是新的教學樓,整個教學樓於2003年3月開工,8月竣工,建房材料均由縣城運到深山裡來。學校共占地15畝,共有十二間教室,一間教師辦公室,一間圖書室,一間儀器室,並配有遠程教育設備。 參觀教學樓後,在學校操場內舉辦了歡迎儀式,由副縣長,教育局局長,及排調鎮黨委書記分別發言,表達了對康德基金會的不勝感激! 最後王總發言表示,丹寨縣是我們基金會成立後第一個捐助的縣,此行到貴州也是我們參訪的第一站,並且隨行人員均是第一次來到丹寨縣,這一切都是難得的緣份,我們一定會一如既往的關心學校未來的發展! 之後,在進一步了解到學校目前的困難後,王總宣布基金會再捐助5萬元,優先為學校修一間磚石造的廚房,供師生們煮飯用,以改善他們的生活條件。希望校方及縣裡將計劃報至省基金會後,我們再適時撥款。 在中午我們即將離開學校的時候,剛好遇到學生們在空地升火煮飯(廚房是木造危樓)。有的孩子飯已經煮好了,但是焦焦的,有一個孩子的菜是土豆和紅椒用白水煮,根本沒有油。看著孩子們為了學業,過著這樣艱苦的生活,大家都感慨:我們再捐助修建廚房的決定應該是對的! 在師生及鄉民們依依不捨的情懷裡,我們又喝過三道攔路酒而下山了。中途回頭一眼望去,康達希望小學正好座落在層層梯田的最頂端,似乎也預示著這所希望小學一定會不負眾望,步步高升! (二)…

Read More

兩位美籍華人的拳拳中國心

~ 深圳台商耿興民、王立薇夫婦5年捐資450萬建19所希望小學 文∕羅小瑩 2004年5月 在深圳寶安區龍華鎮,有個台商廠廣明電器(深圳)有限公司,專門生産燈具外銷。“廣明”,取“爲廣大人民帶來光明” 之意。有一天,從遠道來了一隊客人,帶著錦旗走進了龍華鎮政府會議室的大門。他們是貴州省丹寨縣希望工程回訪團,特地來到龍華向龍華商會回訪。 這時,人們才知道這裏有個把爲中國希望工程捐贈當作事業來做的康德基金會,而廣明電器(深圳)有限公司董事長耿興民及妻子王立薇夫婦便是康德基金會的創辦人。至此,耿興民、王立薇夫婦慷慨助人的善舉方爲人知: 原來,從1999年開始,耿興民、王立薇夫婦每年在貴州等貧困地區捐建3所希望學校、救助失學兒童500名。到目前爲止,耿興民夫婦已先後在貴州、湖南、黑龍江等地捐建了19所希望小學,貧困地區學生在耿氏夫婦的捐助下,貴州、廣東、浙江、湖南、河南、陝西還有遠至黑龍江等地的1874名失學學生已全部返校。 我們喜歡“希望”這兩個字,希望是真正的人性之光,人只要有了希望,就會有美好的將來! 我們如約來到廣明公司康德基金會,基金會的亞洲區代表執行總監王立禮先生以一句歡迎辭結束了寒暄語,第二句便隨著手勢直入正題:“請看螢幕“。這種務實講求實效的作風立即令我們肅然起敬。在螢幕上,我們看到了康德基金會歷年來建校助學的所有資料:一所所受到捐建的學校,一行行捐助人及受捐人的名單,還有一份份考察報告、圖片和結對卡的資料。所有的資助人,都可以在卡上知道自己捐助對象的情況,同樣的,所有的受捐者,也都可以知道誰在幫助自己。 在螢幕上,我們看到一張畫有特殊標誌的中國地圖,上面佈滿了紅綠色的符號。特別是在貴州省境內,紅、綠色符號更密集,幾乎覆蓋了貴州全省。王總介紹說,標著綠色長方形符號的地方,就是耿興民夫婦捐建的希望小學所在地和校名,標著紅色圓形符號的,則是被救助失學學生的家鄉和人數。 我們還看到一位貴州從江縣烏扭小學三年級學生寫給他的捐助人韓建華先生的一封信,信中這樣寫道:韓叔叔,我還有一個小小的要求,我多麽想見你一面,好知道關心幫助我的人的樣子……你能寄一張照片來給我嗎?因爲你就是我的親人……,一封封從邊遠貧困山區寄來的這樣的信,還有好幾百封,小朋友們稚氣拙樸而又滾燙的語言,令我們所有在場的人都震撼不已。 更爲感人的是,每一封來信,只要是寄到基金會,現在都能做到每信必覆。王總介紹說,目前基金會連兼職在內有4位工作人員在工作,工作量可想而知。王總說:“我們是將捐助希望工程當作一項事業來做的”。 記者在康德基金會一篇貴州考察報告中找到了這句話的注解:“……這所學校早已破舊不堪,門早已不存在,難以避風擋雨,且因爲地勢低,每逢下雨,學校便隨時會被水浸。教室內3人一個桌子,由於沒有燈,教室光線很暗,小朋友或蹲坐著或趴在‘桌子’上上課。讓我們動容的是,見到我們,正在上課的孩子均起立向我們致敬,他們都非常認真地站著,一動不動地望著我們,眼睛裏,寫滿了企盼,寫滿了希望。但有的孩子卻不願站直,彎著身子,因爲他們衣不蔽體,不好意思向我們展露……” 王總說: “所以,我們一定要把這件事情做好,因爲我們在做著一件真正助人的事。我們對受助地區只有一個要求,就是:我們不做錦上添花的事情,我們只要雪中送炭,我們的捐贈要送到最困難的地方,希望小學要建在最需要的偏遠山區”。 在另一份到貴州考察希望小學建設情況的報告中,記者看到這樣的描述:“去平寨鎮興民希望小學,一路上全是坎坷的石頭路,車一路顛顛簸簸地往上爬,我們特地乘的是吉普車,仍免不了時常打滑,有時還需戰戰兢兢下車步行兼推車,過程十分驚險。最後連車路也沒有了,餘下的路就只好步行了。好天氣路尚且如此難走,那麽長期天氣不好的此地(天無三日晴),山區的孩子是如何的用兩隻腳走的呢?……” 2003年新學年開學前,基金會瞭解到各地希望小學的孩子沒有課外書籍閱讀的情況後,耿氏夫婦拿出10萬元錢,精選了一批圖書分送到各學校,每套書125部、 178冊,一共送出36套. 最爲感人的是,基金會怕這些學校拿到書後,只做收藏而不給學生借閱,還特地動員了20多名員工,給每本書編號,並在每本書底頁浮貼一張製作好的借書條,讓學校清楚地知道這批書是專供學生借閱的。 王總說,我們的兩位董事長常常這樣告訴我們: “我們喜歡 ‘希望’ 這兩個字,希望是真正的人性之光,人只要有了希望,就會有美好的將來。在他們的人生道路上,我們給小朋友們一點蠟燭之光,就能點燃他們心中的太陽。我們能在他們心中播種下光明的種子,讓他們的人生有愛,將來他們就能成爲有用之材”。 兩位美籍華人,用他們的愛畫出拳拳中國心 耿興民夫婦和他的一雙兒女都是美籍華人。耿先生出生在臺灣一個軍人家庭,1973年從臺灣大學經濟系畢業後,帶著向親友湊借的學費到美國留學,一邊讀書一邊打工還債,獲得辛辛那提大學的經濟學碩士學位,又繼續在史丹福大學讀了企業管理碩士。 畢業後經多年的慘澹經營,在美國成立了 Jimway 公司,專營家用燈飾的進口和批發。 1991年,耿氏夫婦選擇到深圳龍華鎮,創辦了廣明電器(深圳)有限公司,專門生産家用燈飾外銷美國。公司一天天壯大發展,事業越做越大了,他們一直在想,怎樣才能更好地回報社會呢?賺了美國人的錢,就拿來做中國的善事吧,但又不知該如何開始。想起有一次在上海,他們第一次聽到了“希望工程”這個名詞,這位名叫潘建平的上海朋友,說起了他正在出錢資助貧困山區的失學兒童上學的事。當時也沒有太在意,捐點錢做點善事,每個人都輕易做得到。但沒想到兩年時間過去了,潘建平還在欣喜地說著同一件事情,也還在做著。他們就感覺到,一個人能長久地做著一件善事,這個人很令人欽佩,這件事也一定不簡單。 他們開始瞭解希望工程,並爲中國有那麽多奉獻愛心的人感動。他們也才瞭解到,中國還有許多貧困失學兒童需要救助。於是,他們選擇了希望工程作爲播灑愛心的視窗。1999年開始,耿先生夫婦開始與全國多家捐助機構建立聯繫,當年便在廣東境內捐助了平遠、海豐、汕尾等地的8名特困生,每人給予了2000元的資助;浙江永嘉幾個考上中學的特困生,因無錢交學費而面臨失學的消息傳到耿氏夫婦的耳中後,夫婦倆又爲這幾名特困生墊交了學費;河南鄭州大學昇達管理學院國際經濟與貿易系一位特困生無力繳納學費,耿氏夫婦又分3次寄給他10,300元…… 但他們覺得這樣零零星星的捐助還不夠,爲此他們制定了一個捐助計劃:每年至少爲貧困地區捐建3所希望小學,另救助500名失學兒童。但如何才能使捐助資金能夠保證用到救助專案中和救助人手中呢? 2001年9月,耿氏夫婦在美國註冊成立了康德基金會,王立薇任董事長。王立薇女士畢業於臺灣政治大學外交系,先修了臺灣大學政治學的碩士,又在美國哈佛大學攻讀了公共行政的碩士學位。 耿氏夫婦兩人均爲雙科碩士,且爲哈佛、 史丹福等名校畢業,學人從商殊屬難得。 她希望通過康德基金會向更多的失學兒童表達愛心,提供資助。 由於耿氏夫婦在國內外忙於打理生意,抽不出更多的時間來對各地捐建的學校一一進行考察,於是委任王立禮先生做康德基金會亞洲區代表全權代理。王立禮根據各省青少年發展基金會推薦的專案逐一論證,每年年末做出次年捐建學校的詳細報告來。到目前爲止,康德基金會已在貴州銅仁、紫雲、息烽、貴定、丹寨等13個地方捐建了16所希望小學,在湖南桑植、 永順等地捐建2所希望小學,在黑龍江齊齊哈爾捐建了1所希望小學。 (附註:到了2013年底,美國康德基金會已經捐贈了53所希望學校。) 對其所捐助的第1所貴州省施秉縣仲華希望小學,耿氏夫婦還爲12名聘任教師設立了助教獎,有作爲的老師每人每年平均可得到1200元的助教獎獎金。對耿氏夫婦長期以來的善舉,貴州省青少年發展基金會專門爲這對夫婦頒發了“希望工程愛心獎”。並特地在康德基金會捐建第12所希望小學時,把貴州受捐的第300所希望學校的榮譽給了耿氏夫婦,這就是以耿氏夫婦愛女之名命名的貴定縣廣宜希望小學。 他們說,我們在不斷受到感動 因爲受到感動,所以他們加入到希望工程的行列中;因爲受到感動,所以他們成立康德基金會,把建校助學的善舉當做一輩子的事業來做,也正是因爲受到感動,他們在不斷無私地付出……按基金會每年捐建三所希望小學的計劃,到2003年康德基金會4年捐建的學校應該有12所,那麽康德基金會在湖南桑植捐建的那所希望小學,即基金會在中國大陸捐建的第13所希望小學又是怎麽多出來的呢? 這件事情還要從湖南桑植縣白族鄉一位村民喻忠明說起。喻忠明是一個在沿海城市打工多年的打工仔。2002年9月,他在深圳一家報紙上看到了一條有關耿興民夫婦捐資助學的消息,當即給耿氏夫婦寫來一封長達5頁的求助信。他們感動於一個打工仔爲了家鄉的孩子的一片苦心,耿氏夫婦當即指示王立禮與桑植縣有關部門聯繫,證實了喻忠明信中所說情況屬實。 儘管基金會當年捐建3所學校的工作已經完成,但是耿氏夫婦在閱讀了湖南方面送來的材料和相關的照片之後當即決定,基金會要打破慣例,在湖南桑植縣再多捐建一所學校。王立禮很快給湖南方面匯去了建校的基金,康德基金會“計劃外”的捐建學校──第13所希望學校就此誕生。 他們也還爲希望小學的一位普通女教師送別考察人員流下的淚而感動。因爲那老師是爲孩子們得到資助而流淚的。 他們爲一位在深圳打工的土家族打工妹而感動。打工妹只是一位鄰家的姐姐,她爲鄰家失學的妹妹給康德基金會寫信。 他們感動她自己能力微薄卻這樣盡力地去幫助別人家的兄弟姐妹。僅用了10天時間,失學的孩子又高高興興地走進課堂…… 他們感動齊齊哈爾市對台辦到深圳來招商,回程去黃田機場路上,得悉耿氏夫婦的善舉而臨時轉到康德基金會,不忘爲那裏惟一的窮山碾子山區的孩子“請命”,過後都笑言:對台辦到深圳招商,卻從康德基金會“招”了一個希望小學回去。這一“招”,把康德基金會的愛心由南方撒播到了中國的北疆…… 大愛無邊~共撐一片晴朗天 不管在美國總部還是在大陸公司,耿氏夫婦都在不遺餘力地向員工宣講“人不僅是爲自己活著,更要在力所能及的前提下爲社會奉獻愛心”的道理。即使是在與國外的客戶商談了生意之後,夫婦倆也不忘動員客戶奉獻愛心。在夫婦倆的鼓勵下,美國總部和中國大陸公司員工以及國外客戶已有50多人成了康德基金會的會員。 耿氏夫婦公司美國總部的會計師叫唐納德梁,在董事長夫婦的言傳身教之下,康德基金會成立後,他一次捐贈了5000美元。他的母親淩志敏女士也不甘落後,拿出3,000美元“養老錢”交到了基金會。得知桑植要多建一所希望小學後,淩志敏再次拿出10萬元錢。學校建好後,湖南方面把這所學校取名爲志敏希望小學。得知康德基金會2004年又計劃捐建6所希望小學,超出原計劃的一倍,他表示還要拿出15萬元人民幣,在貴州省再捐一所希望小學。 廣明公司的許多客戶都在爲康德基金會感動。佛山市金陽工藝有限公司是耿氏夫婦企業的第一個大陸供應商,董事長蘇啓明被耿氏夫婦的善舉感動,毅然成爲基金會的會員,捐出20萬元人民幣建貴州明達希望小學。永順通拖車公司也是廣明公司的供應商,聽說康德基金會要爲貴州希望小學捐贈一批圖書,立刻派出一輛貨車,開了3天3夜,免費把書拉到貴州。 耿董事長一家自然也不甘人後。21歲的耿廣宜是董事長的掌上明珠,紐約大學藝術表演系3年級學生。耿氏夫婦爲鼓勵兒女參與到獻愛心的事業中來,特地請兒女爲基金會取名。廣宜翻遍字典,最後爲基金會取了個 Candor(譯音爲康德)的英文名字,意即正直、光明。耿氏夫婦欣然採納了女兒的意見,這就是康德基金會名字的來由。 在父母的影響下,耿廣宜在2003年時把自己在臺灣第一次拍片的全部片酬,捐助了貴州省17名失學的小學生;2004年並打算將第一次到大陸開拍的30集電視連續劇“琉璃之戀” 的所得,繼續在湖南獨力捐建另一所希望小學。在所捐建的希望學校中,有繼文希望小學,繼文是董事長的父親;還有靜貞希望小學,靜貞是董事長的母親;耿先生表示將在2005年時,再繼續捐希望小學來紀念他的祖母,以示子孫對長輩的孝敬之心…… 去年2月,貴州省大方縣中學初二的汪能同學患再生障礙性貧血,家中欠下了6萬多元的鉅額債務,父母急得束手無策。負責打理基金會一切事務的執行總監王立禮,在與貴州青少年發展基金會的領導通話中瞭解到這一情況後,馬上撥了1萬元寄給汪能同學檢查治療。…

Read More